阅读:4176回复:10

【版杀XXII】【船长黑幕if】 敲响终末的钟声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29 23:52
由于本萌豚没有仔细看聊天记录,再加上这是if,如果和版杀有出入,请诸位谅解。
贵宾室#
发布于:2019-07-29 23:52
1
漆黑的夜色笼罩了六轩岛的海边,海浪平稳有节奏的拍打声,将“羽入丸”号轻轻地送进了港湾,川畑船长今天的出海结束了。拖着疲惫的步伐,船长摸着黑,走到了他在六轩岛平日的居所——一栋能扛得住风暴,却不失生活雅致的小楼。

陷在一楼的沙发,船长百无聊赖的浏览电视上关于六轩岛风暴的预告。这时,船长好像想起了什么,只见他猛地一起身,信步走上了楼上的书房,刚才的颓态好似骗人一般,船长稳健的步伐像一位二十岁的青年人。

打开台灯,拉开抽屉,抽出珍藏的袖珍钢笔,盯着空白的信纸,船长的双目闪闪发亮,就像要把创作的欲望喷洒在信纸上一般,须臾,又恢复了平时沉稳而又坚毅的目光。

“咳咳,虽说很久都没机会写作了,但我要冷静一点,不过是给几个看上去很傻的家伙寄几封假的私信罢了,不必如此激动。”

如诸位所见,川畑船长,既是一名船长,亦是一名文采斐然的作家,他热爱自己的两个身份,都将其视作与生命同等重要。船长的笔名是“六轩岛的漂流者”,他将自己在六轩岛多年出海的经历,以斐然的文采,演绎成了英雄般的水手与大海抗争的故事,他的故事广受欢迎。

可是,令船长嫉恨的是,最近出现的一位叫八城十八的作家,以自己大胆的想象力和富有感染力的文采,将读者带到了那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六轩岛上右代宫家的传说中。魔法世界中无尽的变数与疯狂的色彩,掩盖了船长经典的光辉。船长的书被冷落了。

八城的伪书,使船长彻夜难眠。船长无数次想手撕了八城和他所有的作品。当船长的怒火一天天地变得不可遏制时,一名自称绝对的魔女的女性找到了他。

“吾乃绝对的魔女拉姆达!船长,八城能写出那样精彩的作品,是因为那样的魔法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哦☆  怎么样,羡慕吗?嫉妒吗?汝也想见识一下魔法的世界吗?”

船长摇了摇头,作为一名作家,他仰天长啸:“如果那样的世界真实存在,我便要毁灭那个世界!!因为,八城毁了我的心血,我便要毁了八城的灵感,我便要毁了八城的一切!!”

“呜哈哈哈哈哈!!这般的疯狂,实在能医治吾等魔女名为“无聊”的疾病啊,给汝【黑幕】的身份,来一场绚丽的烟火,让这次的棋盘烟消云散吧!!!”

2

第一日晚,大屋。

大屋里,嘉音,缘寿,莱特和熊泽,正面面相觑地看着船长。后者完全地无视了前者,抽了完一根又一根的香烟,又将手伸向了下一包。终于,忍无可忍的缘寿站了起来,起身想要制止船长。

“对不起,根据爷爷的规定,大屋内不准抽烟!”

“你个小女孩,懂个屁!!老子的羽入丸啊!!究竟是哪个天杀的弄了老子的船?!!敢做有种出来认啊!!我把这条老命拼了,也要和你丫的死磕到底!!”

众人神情,渐渐的由默许变为了哀怜,即使是未曾驾过船的人,也能明白一艘爱船对于一名船长的重要性。而川畑还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方才的发泄,似乎让他好受了些。

但是,只有船长自己知道,是他,亲手毁了自己的骄傲——羽入丸。为了能够将所有人困在岛上,为了能够装下足以将整个六轩岛夷为平地的炸药,他破坏了自己相依为命的爱船,并在船里装入了成吨的炸药,若要提前发动大杀器,还需要进一步地破坏船体去安装。

戚,反正就没想过活着回去!要死,老子也要和羽入丸一起死,老子陪着羽入丸死!!这么想着,船长的情绪却没有丝毫的好转,手里的香烟依然是一根接着一根,停不下来。

“船长先生,”莱特开口发问,“你白天说过的,能和黑幕共赢的方法,是什么?关于铲除黑幕,你是否又存在计划?”

船长环顾四周,自己在开局阶段就判断出了笨蛋45和熊泽,以及无能战人,喊了他们过来,但现在只有熊泽现在身处大屋之中,如果此时讲出我的计划,他们会怀疑吗?

考虑良久,船长终于还是开口了:“其实,我想要去野外修船,如果能够修好我的羽入丸,便可以带着在座的一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是,这个计划需要岛上疑似存在的魔法结界的消失,方可施行。”

当船长提到“野外修船”的时候,他发现,缘寿的眼里投射出了一股锐利的光芒,川畑的心头一紧。不过,不愧为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船长接着讲了下去。

“关于黑幕,我暂时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这个岛上,似乎有着【魔女】的存在,也许明天我们会找到出路。”

“最后,明天请诸位全力拉拢那个笨蛋45,相信,对于我们的团队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现在,我要去修心爱的羽入丸了~”

在缘寿怀疑的目光下,船长结实的手臂拉开了大屋的门,背影渐渐地被暴风雨所吞没……
书房#
发布于:2019-07-30 00:14
gkd
csdez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饭厅#
发布于:2019-07-30 00:24
锅炉房#
发布于:2019-07-30 10:09
Hexer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5楼#
发布于:2019-07-30 10:57

奇怪,莱特居然不一起抽烟(
Ποιος είμαι
6楼#
发布于:2019-07-30 13:53

烟是个好东西,想必不是人人都能抽的
禁止虐待动物
7楼#
发布于:2019-08-01 21:41
3

走在大屋向宾馆的通路上,六轩岛漫天的豪雨,像是要吞没一切般地持续地落着,船长的身体湿透了,但他的脑子里,依旧回转着那个名叫拉姆达家伙的话语。

“呵呵,不想让【羽入丸】粉身碎骨吗?汝倒是还有一个方法。吾在岛上的另一个地方安装了一个威力较小的大杀器,当岛上的死者达到12人时,其便会以大屋那个【坏掉的钟】作为媒介,只要在当天钟的秘密不被发现,另一个大杀器便会启动,爆炸也波及不到汝的羽入丸。怎样?速速去杀几个人给吾等提一提兴致如何?”

船长握紧了手中仅剩的一把温切斯特,其余的三把,已经被他分别转移在了让治,天草和楼座的房间。

“哼!愚蠢的棋子,枪给你们,为了那低劣的目标,你们这些东西一定会自相残杀吧!!呵呵呵,用八城的一句话来说,你们没有“爱”啊!而我,羽入丸是我的信仰!老子现在才是真的要去‘修船’了!”

走入了宾馆,船长利索地为温切斯特装满了散弹,蛇蝎一样的目光舔着一排排的客房,寻找着为爱船献祭的对象。

“哼,虽说身处宾馆之内,但此地却是【野外】,还真是讽刺。吾不是可爱的黑幕,不会傻到对着房门里的人放空枪。今晚,会是哪位不幸儿会在出海的港口就撞上风暴呢?”船长扫视着门牌,最后将视线驻留在了谢丝塔45的房间牌上,“就决定是你了,兔子小姐,如果是不需要黄金的你,今晚一定会耐不住寂寞而选择出海探险吧。肮脏愚蠢又很可能不会杀人的你,不配活在这个棋盘上。”船长将枪口对准了45房间的门把手。

咔哒。如船长所料,门轻轻地打开了。船长则无所谓的,随意地将枪口顶了上去,枪口划过柔软制服的触感,确定了枪下就是谢丝塔45本人。

“从我读过的伪书来看,你身为女仆在这个棋盘上,倒真的不常见。不过,作为黑幕的我心如明镜,你看上战人是因为他的钱吧。忠贞的爱情怎能容下你这种渣滓玷污?!不接受协力,去死吧———”

还没来得及发出悲鸣,近距离散弹的怒射,便将了45柔弱的身体打成了筛子。船长则皱了皱眉头,开始对45破碎的尸体搜身。他搜到了血泊中的兔耳和兔子玩偶,还有…一封信。小心的收在制服的内侧,而没有被血渍污染的一封信。

不,说是一封信,或许并不准确。读过八城伪书的船长知道,那大概是平日就有点紧张和不善言辞的45,为了能在关键时刻不掉链子,而备下的笔记。笔记上,则是谢丝塔45准备的,告白的话语。

船长忍住了反胃的感觉,带上了兔子玩偶和兔耳想要离开。设定怎么可能错??对,是这只兔子太能装而已,我的枪一定是正义的!!

“呜哈哈哈哈!!真是……令吾等笑到胃疼啊!”这时,绝对的魔女以一副捧腹大笑的姿态,出现在了六轩岛的夜空。“以汝那自以为是的道义随意的裁决他人,居然还说汝是正义的,呜哈哈哈哈!!真是笑破了吾的肚皮!!顺便免费附赠汝一条信息,对于谢丝塔姐妹兵这种魔法能力和抗性都很高的东西,设定是改变不了本来性格的哦☆”

绝对的魔女消失了,而船长把45的笔记撕成了纸屑,随手一挥,碎片被风暴吞没,飘向了六轩岛无边的黑夜。

本来就是要毁掉一切的,对于船长,本无善和恶可言。可是,川畑的心好像有什么坏掉了,船长走向了野外的羽入丸,挥手砸了下去。

【大杀器安装进度:10%】

4

当——

第二天,伴随着大屋的钟声,在野外,谢丝塔45的尸体被发现了。但是,众人的注意立刻就被纷至沓来的信息转移了。看来,唯一在意着45的,似乎只有哭泣着的右代宫理御呐。船长冷笑着。

不出船长所料,第二天,名为魔女的家伙登场了。宣扬着【全部活人相信妾身就能够使游戏结束,并能以生命为代价实现四人的愿望】的魔女,立刻成为了全岛人的焦点。船长虽说对魔女一无所知,但常年和老奸巨猾的商人交易的他心如明镜,天下不会有稳赚不赔的买卖,魔女的复活一定是有代价的,按照她的描述,很有可能是其他人全部死亡。

眼下,魔女本身的存在没有太大的威胁,结界的封锁甚至能提高大杀器的威力,但是,自己必须保证将不信仰作为筹码,虽然魔女团队也不具有太大的威胁,大概率只会有一个舵手和四个船员。

而关于突然风靡起来的【生存联盟】,船长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知道,这无法阻止他毁灭这个岛,更何况,若岛上的人被大杀器杀死,也只能怪他们自己低下的智商,而不会触发GM的逻辑错误。

而今天,船长则瞄准了开局判断出的那位笨蛋偶像——自称17岁实则70岁,真实的年龄则是50岁的熊泽。如果是她,说不定还能帮我安装大杀器。船长心想。

晚上,船长将熊泽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船长先生好☆这里是17岁的偶像熊泽,今夜您叫我一个人来您的房间,是想听我的演唱会呢~还是想和我一起吃饭呢~抑或,是要吃我?不行的啦☆不能被偶的偶像魅力迷住了哦☆”

“别废话,我调查过你!!我对50岁的bba完全没兴趣!叫你来是合作的,不是和你乱搞的!”

“吓!船长先生知道我是50岁吗?不要~不要把偶的秘密说出去~~~”

“那就乖乖的和我合作!我也不是要威胁你,只是希望你不要搞什么岔子,能够老实地协助我修船。船上其实有三个位,我已经给你预留了一个位置,再找一个带着反魔法属性的人,连结界都不用破除。”

被催促着的熊泽去野外“修船”了,而船长则开始为羽入丸…不,是为了大杀器,开始寻找下一个祭品了。

一直在野外的那只猫,没什么保命的技能还敢四处乱逛?船长将枪口指向了某个秘密房间,可是,却迟迟没有戴安娜的动静。船长有些不耐烦了,熊泽虽然笨,但是万一她发现了羽入丸的异常怎么办?这么想着,船长向野外走去。然后,他见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是,羽入丸。准确的讲,是一艘完美的,可以随时航行的羽入丸。是因为自己的进度只有10%吗?虽说自己最初也有过破坏,但熊泽的“真·修船”轻易的将“羽入丸”复原了。

“来看呐!船长先生!羽入丸修好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哦,还要找一位有着反魔法属性的先生呐。”

而船长完全没有听进去熊泽的话,他冲向了爱船,用粗糙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羽入丸的船身,老泪纵横。

“羽入丸!!你没事啊!!对不起,让你丫受苦了!!等着,老子一定找机会和你一起离开这个破岛!!”

此刻,船长已然忘记了自己黑幕的身份,只想开着羽入丸,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家,写一写小文章,再次和羽入丸一起出海,回到那段和羽入丸一起征服大海的时光。

然而,棋盘的GM,绝对的魔女——拉姆达现身了。

“嘻嘻嘻嘻!!船长,别妄想着逃离这个棋盘了!!【熊泽对羽入丸的修理自动视为安装大杀器!!】【船长的身份是黑幕!!】”

砰!大雨中闪过一道火光,船长手中的温切斯特冒着青烟,枪口指向着拉姆达刚才站的地方。而后者,已经消失在了无边的黑夜中,前往了非人者的世界。

“呜哈哈哈哈,居然想对绝对的魔女——棋盘的GM下手,真是痴心妄想!!吾大发慈悲的再给汝一次开枪的机会,那颗子弹还是留给熊泽吧!!顺便为了奖励汝对写作的痴迷,再赠汝一个【写信】的技能。拜拜咯~船长先生☆”

看着突然破损的羽入丸,熊泽也跪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船长先生,明明我把它修好了的,明明我们能够离开这里了……为什么??”

砰!又一枪响了。熊泽倒在了六轩岛瓢泼的冷雨中。

“cao!!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弄老子的船!!你丫的给我出来!!cao!!!”

船长的怒吼被夹裹着暴雨的疾风所吞噬。良久,他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枪狠狠地扔向了羽入丸。

…………

终于,船长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麻木了,但泪水却和着雨水,在船长沧桑的脸庞上肆意流淌。

“或许,没有爱,真的就看不见吧。”船长掩埋了熊泽的尸体,暗暗地下了决心。

【大杀器安装进度:30%  大杀器将提前两天发动。】

5

当、当——

两声钟声,宣告了第三天来临,也代表着熊泽和戴安娜的两具尸体被发现了。

戴安娜的死亡,大概是那个死都不怕的,疯狂的让治老爷干的吧。看着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侦探莱特,船长漠然的想着。

因为昨夜和熊泽待在了一个房间,对于熊泽的死亡,船长受到了比预想还要多的怀疑,不过,会有人甘愿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发动绞刑吗?亦或者会有人愿意公开杀手的身份对我开枪吗?但是,如果有人监禁我呢?

“我的手里有枪,”船长发言道,“然后,关于我的计划,今晚是最关键的一晚。如果有谁提名监禁我,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他吃枪子。如果我没能开出枪,我会在明天公开持枪,来证明我一直以来的清白。”

白天的结果,正和船长预想的一样,虽然场上的杀手明显变多,但人们依然只是在罗列怀疑的对象,还是没人愿意发动绞刑,也没人敢监禁我,所谓的白方,一团散沙,不过如此。船长冷笑。

不过,出乎船长意料的是,今天倾向魔女的人却是格外的多,这些白痴不会真的以为不用代价就可以取得胜利吧?不行,我得向大屋写一封信提醒一下那些白痴。

“致亲爱的诸位来宾:作为一个普通的棋子,我认为妄图以相信魔女来结束游戏是愚蠢的想法,GM不会制定一个可以轻易地让我们和魔女共赢的规则,且以我看来,魔女复活最可能的结果便是其他人会全部死去,敬告诸位,最好留下足够的无信者,备好后路,以防万一。”

将信件轻轻地放在了大屋的门口,船长又写了一封记载着大杀器秘密的信。船长也不知道为何要写这封信,是因为杀人带来的负罪感?亦或是着数天的疯狂已经摧毁了他的心智?亦或是他发现了即使是这般的棋盘,依旧有“爱”的存在?无从而知。

“如果真的有【爱】的存在,恐怕也早就被我杀光了,”船长自嘲道,为了那些无爱之人而献祭他人,实在是一件愚蠢之事,船长打算把一切都交给奇迹和命运。“兔子小姐,这封信件稍后会放到你的房间去,倘若你真的在天有灵,确实被奇迹的力量眷顾着,那么就让它被发现,然后庇佑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吧。”

但是,在放置信件之前,船长还有一件事要做的事,他瞄准了魔女的左膀右臂——右代宫缘寿。魔女自然有人会解决掉,眼下,就先去干掉这个对我有疑心的小家伙吧。船长心想。

船长逡巡在一个个房间中,寻找着目标,最后,他在金藏的书房找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缘寿刚刚在房间中找出了金藏的片羽戒指,她小心的将戒指收进了衣袋。

“哼,没想到,一直追求真实的我居然也会有相信魔女的这一天,”缘寿自言自语地讽刺着自己,“不对,并不是相信魔女,我一直是为自己战斗的……只不过,对于你这个傻瓜,我是狠不下心去把你扔到一边不管不顾。”缘寿对着房间里的某人,平日冰冷的语气竟然温柔了几分。

“谢谢汝的协助,吾等的筹码已经收集齐了,明天妾身还要拜托汝去和那些人去交易了,一直沉睡在海底,妾身实在不擅长这种事情。”房间内的另一人,夏娃,正笑吟吟地看着缘寿纠结的样子,“汝尽管放心的干吧,妾身复活之日,一定会尽全力实现汝之愿望。如果想要黄金魔女的称号,杀了妾身也并非不可。妾身会传承给汝黄金魔女的名号,也不会恨汝之选择的。”

“不要再说傻话了——”缘寿向夏娃吼着,像是要咬破一般地咬着发白的嘴唇。给我闭嘴!!缘寿很想就这么喊出来,但是,她却发现,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对夏娃发起火来。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脱了力,轻轻的撞入了夏娃的怀中。

“这些年!为了寻找真相,我挨了多少冷眼?承受了多少的不公??”崩溃的缘寿瘫倒在夏娃的怀里,自暴自弃地发泄了起来,“对我来说,无论是怎样的苦难我都过来了,什么样的真相我都愿意接受!!结果呢,黄金的魔女居然是一个谁都发不动火的滥好人?!谁能接受啊?这样荒谬的真相?!”

“汝一定受了很多的苦吧,”夏娃轻轻的将缘寿小小的身体揽在了怀中,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现在,一切都没关系了。以前,没有人和你站在一起,而从今往后,妾身会一直站在小缘寿这边的。”

这句话击溃了缘寿心理的防线,她趴在夏娃的怀里,泣不成声。

一直等待着机会的船长,一直用枪瞄准着缘寿的脑袋,而没有用心去听两人的对话。待到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船长意识到,开枪的机会来了。虽然常规的状况下,一枪散弹下去,两个人大概都会被打成筛子吧,不过,这个棋盘会允许这么任性的事情吗?这么想着,船长扣下了扳机。

散弹被华丽地射入了书房内,然后,它们就像无序的分子一般跳跃着,反弹着,最后却走向了同一个终点——所有的碎屑,全部贯穿了缘寿的脑袋。血溅到了魔女庄重的晚礼服上,夏娃失神的看着刚刚委身自己的缘寿,在瞬间变的不成人形。

然后,在大脑的反应之前,夏娃的身体已经先动起来了。她像恶鬼一般地冲出了书房,将暗地里的开枪者扑倒在地。

“虽说本来就准备杀汝的。但此刻,妾身是名副其实的邪恶魔女,颤抖吧,妾身要为缘寿报仇。”夏娃说完那机械一样冰冷的话语后,便抄起了她刚刚制作的文镇,将所有的怒火都倾泻到了接下来的一击,文镇结实地砸在了船长的身体上。

黄金的魔女,也会用这种原始物理的方法杀人吗?大概也是用了魔法,使之成为了魔女也能使用的武具吧。承受着如风暴般的殴打,船长这样想着,血从身体破裂的地方喷涌了出来,船长颤抖地拿出了口袋中的信件,却早已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赤红。

“唉……奇迹,是不存在的啊。”船长久久地哀叹道。

这么讲着,船长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了那只兔子鼓着脸和他争辩的神情,八城伪书描绘的场景,也在一瞬间变得鲜活起来。或许现在的自己,能写出很多的东西来吧。不过,无所谓了,最后的最后,果然还是——

“想要和你一起回去啊,我的孩子——羽入丸。”

6

当、当、当、当、当——

伴随着丧乐一般的钟声,第四天开始了。莱特,嘉音,被发现死于野外,真理亚死于个人房间,川畑和缘寿则是失踪了,下落不明。

面对岛上骤然减少的人数,众人开始慌乱了起来,而夏娃则不慌不忙的拿出了戒指、黄金和遗产,开始和剩下的人交易。

不过是和50年前的暴风雪事件一样,一个人面对那些丑恶的人们而已,没什么好害怕的。夏娃心想。她做的很顺利,和当初一样,贪婪的人们开始用黄金填补他们的悲伤。没有信仰的人越来越少了。终于,在让治劝说他的妻子信仰了魔女后,场上还未信仰魔女的,竟然只剩山羊下一个了。

夏娃还在考虑着如何劝说山羊的时候,身后突然闪过了一道眼镜的反光,接着,便是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山羊被温切斯特结实的击中了,他并没有倒下,而是痛苦的捂着身子,怒视着开枪者。

“遗憾,我真不想活到最后,不过可能我还是能活到最后,”让治手持着温切斯特,眼里散发着理智与疯狂交织的光芒,“各位,别忘了,我是魔女忠实的信徒啊。有两条命吗?没关系。监禁山羊。绞刑山羊。”

夏娃拿着船长的枪,双手微微的颤抖着,此刻,胜利近在眼前,却因为她不能使用枪支而无法企及,她未曾如此愤怒地恨着自己的躯体。虽说最不济的情况下绞刑失败,晚上杀死山羊便可完成魔女的复活,可是,夏娃总有一些隐隐的担忧。而她的担忧在顷刻间便化为了现实。

“对不起了,魔女小姐,让治老爷,”看着受伤的山羊,一直沉默的天草,以轻佻并着严肃的口吻说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无论是什么事情,一定要自己亲自去做,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虽然不想伤及无辜,不过,关于【复仇】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代劳了,魔女小姐~”

天草陶醉地吸了吸开火后温切斯特冒出的青烟,而在他面前,倒下的不仅仅是魔女,还有六轩岛一切的魔法和结界,以及会在一个小时后倒下的,天草的仇人——女儿被监禁的,孤立无援的藏臼。

人们选择了献祭掉无辜的山羊去解决疯狂的让治,绞刑成功了,嫌麻烦的人们把让治和山羊葬在了一起。

第五天

大屋的钟声敲响了四次,岛上仅存的五人,今天也为了生存而奋斗着。然而,一直笼罩在死亡的恐惧和失去亲人的悲痛下,他们都有一些疲倦了。今天大屋的钟声也是格外的刺耳,一个小时就会敲响一次。真想关掉这个破钟,五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们除了逼着自己考虑生存的对策外,已经没有余裕去考虑其他的事了。

当——

“楼座叔母,”右代宫战人以一副讨好的笑容接近楼座,“你看天草先生拿着那么危险的枪,为了我们一家人的安全,不如我们把他监禁起来吧。”

“休想——谁和你们右代宫是一家人?”左代宫楼座掏出了枪,顶上了战人的脑袋,“我左代宫楼座的旅游村计划,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右代宫家的豺狼流产的,不想死就给我把黄金交出来!!”

当——

天草一直在考虑是否和楼座联合的问题,按理说,剩下的五人中,如果两名持枪者联合起来,那将是无解的。但是,首先,他不喜欢剥削别人的感觉,其次,他又怎么能确保楼座不对自己开黑枪呢?签订生存联盟吗?自己的正义感也不太允许自己就这么任着楼座嚣张下去,天草还在等待时机。

当——

“楼座叔母,你不想在离开这里前,考虑一下复仇问题吗?”被枪顶着脑袋的战人直冒冷汗,脑子飞速地考虑着如何脱离眼下的窘境。“谁杀了真理亚到现在还没有着落,看看那边的噶普,楼座叔母不觉得他很可疑吗?”

“别和我提真理亚的事!!”楼座好像被触碰了逆鳞一般,脸上的青筋迸发,将枪狠狠地顶了上去,几近要扣下扳机,“如果是你们这岛上的人杀了真理亚,那谁都跑不了!!你们都得给我死!!”

当——

“楼座叔母,求求您了,别拿枪指着我了好吗?”在高强度的压力下,战人快要因此而昏厥过去了,“考虑考虑这个钟,好吗?说不定今天它响个不停,就代表大杀器要发动了哇!”

“哼,你怕是吓到脑子都不清醒了,”楼座冷笑道,“船长是黑幕,这是魔女合理分析下得出的结果,想要炸岛的人都不在了,大杀器还怎么发动呢?你还是给我老实呆着吧!!”

当——当——当——当——

观望棋盘的GM拉姆达,被棋盘上激烈的周旋吸引住了,甚至忘记了终末的钟声,已然敲响了。

“诶——怎么就结束了呢?真没意思,吾还没看够呐!!好烦好烦,下次的棋盘再也不弄黑幕这种无聊的东西啦!!”拉姆达发着无趣的牢骚,“不过,最后还是有烟花可以看耶!还不错哦,怎么办?还是点那个叫羽入丸的大烟花吧☆反正从规则上来说都是一样的吧☆对不起咯,船长先生~”

“愚蠢棋子们,来尝尝这【绝对】的死亡吧~”拉姆达引燃了羽入丸成吨的炸药。六轩岛在顷刻之间被夷为平地,就连海猫的叫声,也荡然无存。不过,绝对的魔女还是骄傲的宣布了本次棋盘,那不存在任何奇迹的,绝对的结局——

【海猫鸣泣之时,无人生还。】

7

船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怅然若失地望向了头顶绚丽的天空——那是司空见惯的,小楼外那片海滩上的天空。

虽说在海滩上睡着,像是某些没脑子的年轻人才会干的事。不过,今天会是个适合出海好天气呐。头顶炫目的阳光射了进来,眯上了眼睛,船长这样想着。

带着水手特有的精气神,船长从海滩上爬了起来,却发现了身旁多了一座轮椅,而轮椅上,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八城十八。

看到八城一瞬间,棋盘上发生的种种,全部涌入了船长的脑海。记忆的错乱,使船长蹲下了身子,痛苦地捂住了脑袋。而八城十八,只是以一种慈祥的目光,注视着船长。

“你也看到了吧,那个世界,”八城以平稳的语气说道,“不过,我和你看到的棋盘,似乎是有些不一样的,那个棋盘上的大家,即使有一些小的勾心斗角,但终归还是善良的。虽说,你所经历的结局,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不过,还是要祝贺你,”八城平静的目光似水一般,“祝贺您出海的平安归来,辛苦了,船长先生。”

“是啊,谢谢你,八城,”风暴般的记忆过后,船长坐在了海滩上,平静的内心,已经没有了对八城的恨意,“或许,你所描绘那个世界的魅力,我也体会到了,现在,我也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想要写呐。八城,如果你流行作家身份因此被我夺了回去,可不要恨我呐。”

船长笑着对八城调侃道,此时,川畑的内心已经装进了一个世界,关于笨手笨脚却十分认真的兔子小姐,一点也没有邪恶气息的滥好人魔女,以及装模作样的侦探和他那只可爱的猫咪,想象着自己将他们描绘在纸张上的样子,船长幸福地笑了出来。

“诶,怎么会恨你啊?!”八城少见的激动了起来,激动地就像要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样,“那个世界我想找人分享还来不及呐,怎么会恨能够如此理解我的川畑船长呢?!”

“哈哈,咋们不谈这个了,”船长憨厚的笑了笑,望向了停靠在岸边的羽入丸号,“今天天气这么好,怎么样,不如请八城先生来感受一下新装了四台高性能推进器的羽入丸号?让我带着您出发到六轩岛上一游?嘿!放心,船身平稳,毫无颠簸,在羽入丸号上,坐着轮椅也毫无问题!”

“唔——”轮椅上的八城黑着脸,好像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平日的从容,“虽说,之前的我可能不会选择回到那个地方,不过,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使我的心态也慢慢地放开了。那么就出发吧,既然决定了方向,就不要轻易的改变航道噢,船长!!”

“好嘞,上船!!马力全开!!出发去六轩岛咯!!”
8楼#
发布于:2019-08-01 22:03

给大佬递兔锅
禁止虐待动物
csdez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9楼#
发布于:2019-08-01 22:06
我喜欢这个if线,当当的钟声是最动人的音乐不是吗?
10楼#
发布于:2019-08-02 20:52
给大佬递熊泽工具人√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