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46回复:7

【主要目的是防止度娘吞楼的同步记录】6月26日,伪书棋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6-26 14:37
游戏规则:
本棋盘中,【】表示红字发言,《》表示紫色发言,红字真实为无条件的真实,犯人及共犯以外的人作出的紫色发言一定为真实,但犯人及共犯作出的紫色发言可能为谎言,全文中,除去最后一部分尾声,旁白部分为目前存活的某一个非犯人非共犯的人物的主观视角,最后一部分的尾声为六轩岛外的路人视角
本棋盘中出现的所有场景、概念均符合主观视角的常识,所有人物行为均有一定逻辑
犯人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共犯的人数同样不得超过2人
犯人指在本棋盘上亲自杀死了某人的人,共犯指直接在犯人杀人时进行了协助,但自身没有亲自杀人的人
所有的死亡均指肉体死亡而非人格死亡,所有关于人数的表述均是指的身体而非人格
 
出场人物名单:
金藏 藏臼 夏妃 绘羽 秀吉 留弗夫 雾江 楼座
朱志香 让治 战人 真理亚
纱音 嘉音 源次 熊泽 乡田 南条
 
基础设定:
【本棋盘中,纱音嘉音不同体,金藏仍然存活,岛上的存活人数为标准18人】
【本棋盘符合十诫】
【佣人手持万能钥匙,万能钥匙可以开关大屋和宾馆内,除金藏书房门以外的所有门的锁,但不得开关花园仓库和礼拜堂的门锁,且万能钥匙不可以任何方式转移,万能钥匙在持有者死亡的瞬间永久失效,且只能因为持有者死亡而失效】
【对于金藏书房以外门,除万能钥匙外,每扇门的锁只有一把钥匙,而金藏书房有两把钥匙】
【所有的门,在房间内可以随意上锁或开锁,但在房间外只能通过钥匙上锁或开锁,所有的窗,只在房间内可以随意上锁或开锁】

【对于明显不符合常识逻辑或不必要的复述要求和蓝字,魔女会在不进行通知的情况下直接忽视】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贵宾室#
发布于:2020-06-26 14:40
第一晚
 
六轩岛上的第二天,绝不可能以平和的方式开始
大清早,源次敲响了夏妃的房门,告知了岛上有六人失踪一事
源次:《藏臼、绘羽、秀吉、留弗夫、雾江、乡田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
随后,夏妃紧急召集了还活着的诸位佣人(【方便起见,本棋盘中南条也被划为佣人,虽然南条本身不属于佣人】)并决定分头搜索,夏妃和嘉音、源次一同在外寻找,发现了蔷薇花园的仓库门上,画有鲜红的魔法阵
嘉音回到大屋寻找花园仓库的钥匙,却发现在钥匙库中,花园仓库的钥匙已不翼而飞,于是嘉音拿了一把斧头,前往花园仓库
嘉音来到花园仓库门口,用斧头劈开了花园仓库的大门,发现里面躺着藏臼、绘羽、留弗夫的尸体,正对着门的置物架上,放着一封片翼之鸟的信封
夏妃当场倒在藏臼尸体旁哭了起来,随后立马振作,拿起了信封,三人开始观察花园仓库里的细节——由于花园仓库的门坏了,所以如果不趁现在记住花园仓库里的细节证据,恐怕到时候犯人会破坏掉
源次:《花园仓库唯一的窗子一直是上锁的》
嘉音:《花园仓库里没有不自然的痕迹,看上去也不像是第一现场》
夏妃:这么想来,《犯人应该是在其他地方杀人之后将尸体丢在这边的吧》
嘉音:《经过搜查,没有其他人躲在花园仓库里》
正在这时,熊泽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纱音则紧跟在熊泽身后
熊泽:《礼拜堂的门上画有奇怪的魔法阵,但我们尝试开门的时候却发现礼拜堂的门被锁上了》
纱音:《但是我们回到大屋寻找礼拜堂钥匙时,却发现礼拜堂钥匙不见了》
嘉音感叹这简直和花园仓库的情形一样
源次:《礼拜堂的门是打不破的》恐怕非得找出礼拜堂钥匙不可
嘉音:虽然说出来的话挺奇怪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猜测刚刚那封信封里装着的恐怕就是礼拜堂的钥匙
夏妃打开信封,发现了礼拜堂的钥匙,于是众人前往礼拜堂
来到礼拜堂门口,众人见到了在此处等待的南条
夏妃用手中的礼拜堂钥匙打开了礼拜堂的大门,发现了礼拜堂内躺着的,秀吉、雾江、乡田的尸体
除此之外,礼拜堂的讲台上还放有一封信封
嘉音把信封拿给了夏妃,夏妃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是另一片钥匙
熊泽:《这是花园仓库的钥匙》
夏妃:那岂不是说,《这是连环密室》
与此同时,南条给出了验尸宣告:《这三人都已经死亡了》
源次:《经过检查,礼拜堂的所有窗子都是锁好的》
嘉音:《没有任何人躲在礼拜堂里面》
随后,众人退出了礼拜堂,给礼拜堂上锁,南条提出要到花园仓库验尸
来到花园仓库,南条进行了验尸,宣告:《这三人的死亡时间应该在晚上》
 
随后,六人决定返回大屋,路上经过宾馆,正好看见了刚起床的楼座和真理亚从宾馆里出来
楼座:这么多人在一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夏妃让真理亚先返回宾馆里面,然后在宾馆门口告诉了楼座发生的事情,楼座感到十分震惊
楼座:《我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就离开亲族会议返回宾馆睡觉了》死掉的似乎都是昨天后半夜还在亲族会议上的人
纱音:昨晚宾馆有发生什么事吗
楼座:《并没有,我和真理亚睡在堂兄妹房间的对面,就我听到的而言,堂兄妹房间大概在十二点半左右停止了吵闹声,应该是大家都睡觉了,然后昨晚没有特别大的动静》
然后夏妃和楼座来到堂兄妹房间,打开门,发现朱志香、让治、战人还在熟睡中
夏妃叫醒了三人,告知了他们早上起来发生的事情
 
众人来到金藏书房门口,疯狂的金藏只会狂笑,大喊着这就是贝阿朵莉切的仪式,然后
金藏:源次和南条你们进来吧,至于其他人,你们爱去哪去哪,别来烦我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书房#
发布于:2020-06-26 14:42
第二晚
 
活着的众人没有统一的共识的前提下,拢城计划失败了,楼座决定带着真理亚躲在一楼的客房里【虽然大屋一楼有很多客房,但其他客房均与本棋盘中发生的任何案件无关,以后提到一楼客房均指楼座和真理亚所在的这唯一一间客房】
然而不仅是楼座和真理亚,其他人对于应该躲在哪里也产生了分歧,于是众人分散到了各个房间
而夏妃还是希望楼座交谈并合流行动,决定找楼座谈谈,来到了一楼客房的门口,却发现客房门口画有奇怪的魔法阵,于是夏妃尖叫了出来
朱志香、嘉音听到声音跑了过来,嘉音使用万能钥匙开门,发现【一楼客房门内挂上了链条锁】
嘉音找来了铁钳,这时候,战人和熊泽也赶过来了,嘉音当着众人的面剪开了链条锁
打开门,发现楼座和真理亚倒在了床上的血泊里
朱志香:《一楼客房的窗户都锁得好好的呢》
战人:《不行,楼座和真理亚已经没气了》
夏妃:《楼座和真理亚中,无论谁被袭击,另一个人都会大喊大叫吧,我们什么声音都没听见,说明犯人是复数》
熊泽:《哎呀,一楼客房的钥匙还在楼座的口袋里》
 
众人决定向金藏汇报这一事,于是五人一行径直前往金藏书房,这一次,金藏居然同意了五人进入书房
 
进入金藏书房,众人看到【金藏、源次、南条、纱音、让治在金藏书房里】
朱志香:什么,怎么会都在这里?
嘉音:《岛上的活人,现在都在书房里》
南条:《金藏老爷后来同意了让治君进来呢》可能是因为让治君是金藏老爷的孙子里最大的一位了吧
纱音:《我是和让治少爷一起进来的,老爷当时打开门看到我在外面,也就允许我进来了》
源次:《自从刚刚各位在书房门口集合以来,当主大人没有从书房里走出去过》
金藏:正是如此,《我们五人在你们五人刚刚下楼的几分钟后就都一直在这里了》,贝阿朵的启示告诉我,只要让让治进来,她就会在第二晚向各位证实她的存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五个人都没法在第二晚杀人》吧(一大段过于中二的发言,但与案件无关,故省略)
朱志香:可恶,难道这一切都是魔女搞的鬼吗
夏妃:《我们从一楼客房过来,一路上没有看见任何人》
熊泽:虽然大屋有几处环绕动线,《但在大屋内从到三楼的金藏书房只有一条路呢》
战人:《而且我确信我们在我们打开一楼客房的房门后到我们离开一楼客房前,从一楼客房里出来了的人就只有我们五个》
让治:不过话虽如此,这都是以岛上就我们十八人为前提的推断呢……如果岛上不止我们十八人的话……
金藏:愚蠢,这个岛上不止十八人又只有十八人啊,魔女不是人类,但魔女又确实是这岛上的十八人,好了,我的忍耐结束了,除了源次留下来,其他人都走吧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饭厅#
发布于:2020-06-26 14:45
第四晚、第五晚
 
众人认为,金藏的书房是外来人绝对无法入侵的场所,因此众人也就不管金藏了,来到宾馆进行笼城,并开始了检查
熊泽:《还好,没有任何人藏在宾馆里》
朱志香:《宾馆的窗子都好好的锁上了》
让治:《只要我们不主动放外面的人进来,那么就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进来》
战人:也就是说,《现在宾馆里的人类就只有我、朱志香、让治、夏妃、南条、熊泽、纱音、嘉音8个》
夏妃:那我就在宾馆接待室休息吧,《在宾馆接待室可以看到宾馆门口》,这样如果有人闯进来的话我会立马大叫的
熊泽:我们来贴胶布吧,《给窗户贴上有人签名的胶布,这样如果有内鬼放外面的人进来的话,那么我们也能找到线索》
嘉音:《确实呢,如果是签名胶布的话,是没有办法仿制的》
随后,战人给各个房间的窗户贴上胶布,【每一扇窗户都贴了战人签名的胶布】,然后众人各自在宾馆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尽管如此
朱志香偶然发现堂兄妹房间的门上画了一个奇怪的魔法阵,于是紧急召集了众人过来
然而熊泽和战人没有来
纱音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却发现堂兄妹房间挂上了门链
还好嘉音带了一把铁钳并放在了宾馆接待室,嘉音把铁钳拿了过来
嘉音:《刚刚我看到一楼的佣人休息室门口也画有一个魔法阵》我想我们有必要到时候去看一看
让治: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确认了堂兄妹房间里的情况吧
嘉音剪开链条锁,众人打开门一看,战人的尸体倒在了堂兄妹房间里,头上插着一根恶魔之桩,血和脑浆从桩插出来的洞口处溢了出来
让治:《头上被桩刺了一个洞还能活下来的人类……是不存在的呢》
纱音:不用验尸都知道《战人没可能还活着》
朱志香:《堂兄妹房间的钥匙还放在了桌子上》
南条:《堂兄妹房间的窗户上依旧贴着封印的胶布呢》
夏妃:刚刚嘉音是说了佣人休息室也出了什么问题对吧,我们也赶紧过去看一下吧
 
众人来到佣人休息室
纱音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里面的是熊泽的尸体,熊泽的胸口插着一根恶魔之桩,无可辩驳,熊泽已经死了,而佣人休息室的钥匙就摆在了熊泽手边
朱志香:难道是因为熊泽的提案暗示了我们之中有内鬼,所以被杀人灭口了?
夏妃:不无可能呢,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呢,纱音,嘉音,在宾馆里的人之中,只有你们两个人拥有万能钥匙,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嘉音:这……我们无法否认我们确实杀害熊泽的可能性,《但我确实没有杀害熊泽,纱音也没有杀害熊泽》
纱音:若是证据指向只有我们可能是犯人的话我们也不得不接受呢
朱志香:嘉音君……
让治:纱代……
于是,考虑到持有万能钥匙的人只能被胶布封印限制,【在夏妃的命令下,两人被关在了宾馆二楼,纱音被关在了二楼客房A,而嘉音被关在了二楼客房B】
朱志香和让治在二楼客房A和二楼客房B的窗户里侧及门外侧各进行了一次胶布封印
 
夏妃:即便如此,检查也是不得不进行的,各位有什么收获吗
南条:经过检查,《目前所有窗户上都仍然贴有一张战人签名的胶布》
朱志香:《而且签名无法被模仿》
让治:经过搜寻《没有人躲藏在宾馆里》
 
然而,来自宾馆外的一声枪响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朱志香:看来犯人是要现身了?
朱志香冲了上去,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锅炉房#
发布于:2020-06-26 14:45
第六晚
 
年青人和中年人老年人的体力毕竟不是一个概念,夏妃和南条并没有赶上朱志香和让治的脚步
心急如焚的夏妃大声呼喊着朱志香的名字
然后,夏妃听到了让治的声音“是谁”
循声赶去,夏妃和南条见到了让治,和倒下的朱志香,还好,朱志香只不过是被某人袭击而晕过去了
让治:《我没有看清袭击者的身份》
夏妃:总之,我们先带着朱志香回宾馆吧
回到宾馆,在夏妃打算打开宾馆大门的一瞬间,夏妃突然想到了什么
夏妃:虽然我出来的时候有好好关上宾馆门,但我们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宾馆会不会被其他人入侵了?
让治:不能否定这一可能性,虽然原本我们进去之后首先就需要好好检查,在朱志香昏迷过去,必须有个人照料的现在,我们已经没这个人力了呢
南条:虽然纱音和嘉音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还是先把纱音和嘉音放出来吧,毕竟我们已经知道在外面已经有一个明的敌人了呢
 
来到二楼客房A和二楼客房B门口,让治首先对封印进行了确认
让治:《两间房间的封印都没有问题》
随后让治解开了封印
 
见到纱音让让治十分欣喜,然而,另一边,打开二楼客房B房门时,众人发现的却是嘉音的尸体,嘉音的肚子处插着一根恶魔之桩
南条:《很遗憾,嘉音被杀害了》
夏妃:《刚刚回到宾馆的时候我确信门还是被锁上的》
南条:虽然很想说,该不会是源次吧,但《以我对金藏老爷的了解,在这种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让源次从他身边离开半步的》
夏妃:而且考虑到胶布封印的存在,《即使源次打开了宾馆门,他也没法来到二楼杀害嘉音》
让治:不管怎么说,这个宾馆实在是危险得没法呆了,我们要不要去大屋再做打算纱音:确实,不确认一下当主大人的安危也不能放心呢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5楼#
发布于:2020-06-26 14:46
第七晚、第八晚、第九晚(一)
 
来到金藏书房门口,金藏倒是一如既往地大闹着,呼喊贝阿朵莉切
金藏:贝阿朵莉切马上就要复活了,而且就时间来说也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夏妃你虽然作为藏臼的夫人多年没掌过厨,但我知道的,你们这些大家闺秀即使不需要下厨但也是要学习厨艺的本事的,你带着几个活人赶紧去给我准备一顿晚餐
夏妃出于对金藏的敬重之心,还是接受了
夏妃和纱音在厨房里做菜,南条则在餐厅照料朱志香,让治则是两边来回走看看情况
让治:厨房那边似乎已经准备好了,纱音和夏妃伯母已经端着两个菜盘上去了,但还有一个菜盘,我来背着朱志香,南条医生就帮忙搬一下菜盘吧
南条和让治来到金藏书房门口,金藏为两人打开了书房的大门
南条将手中的餐盘放在了金藏的书桌上
让治:纱音和夏妃伯母呢?
金藏:《说什么呢,她们还没有来过》
让治一听到纱音可能有危险,赶忙跑了出去
金藏:南条你就留在这里吧
 
朱志香在金藏书房里醒来了
朱志香:我刚刚,被某人袭击了……可恶,可能是因为大脑受到冲击,我没有那前后的记忆了
朱志香一看,目前在金藏书房的是金藏、源次、南条以及自己,合计四个人
金藏: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了,贝阿朵莉切的复活仪式将于十二点结束,到时候你将会死于魔女复活,但是你现在有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在十二点到来之前阻止贝阿朵莉切复活仪式,那么你就能活下去,当然,即便阻止了魔女的复活,已经成位祭品死掉的人也没法复活了
朱志香:那嘉音和母上现在怎么样了
南条:很遗憾,嘉音已经被杀害了,夏妃夫人失踪了,具体情况不明,我只能说,《我们四个人刚刚一直呆在这里没人出去》
朱志香捏紧了拳头:那我就要找出犯人,喂,老头,你知道犯人是谁吧,还是说你就是犯人
金藏:那可真就抱歉了,我只是这个魔女复活仪式的旁观者,同时也是羔羊,【但我可并不是犯人】,啊我说的好像是红字呢,可惜无法理解魔法本质的你是看不出来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志香不理会金藏,直接走开了
金藏:终焉之时快到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不,应该说是贝阿朵莉切的指引啊,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在金藏书房关上之后,朱志香立即对金藏书房进行了胶布封印
 
朱志香下到二楼,立马就注意到了贵宾室门上画着的魔法阵
没有钥匙的朱志香只能撞开贵宾室的门,打开贵宾室一看,纱音和让治倒在了贵宾室里,纱音的膝盖上插着恶魔之桩,让治的脚上插着恶魔之桩
但两人显然都已经死去了,从两人身上的弹孔来看死因应该是枪伤——纱音的心脏被弹孔贯穿,让治则是头被弹孔贯穿,然而两人身边也没看见凶器
 
一声枪响打断了朱志香的思考
朱志香立马下楼查看,在来到一楼的时候发现了夏妃的尸体
夏妃的手上拿着一把温切斯特,额头上有一个弹孔,光看这的话,夏妃应该是遇到了犯人,然后被犯人一枪毙命的吧
但夏妃枪口还冒着的硝烟,证实了刚刚听到的枪声来自夏妃手中的温切斯特
那么还原一下夏妃和犯人对峙的现场,夏妃死前面前正对着的……是贝阿朵莉切的肖像画?肖像画上却什么伤痕也没有,这简直就像是夏妃开枪后,子弹碰到贝阿朵莉切的肖像画,没有击穿肖像画却被反弹击杀了夏妃一样
随后朱志香立即返回三楼,发现金藏书房的胶布封印保持完好,看来这段时间内没有人离开金藏书房
狂暴的朱志香认为犯人一定是躲在岛上的第19个人类,于是回到一楼拿走了夏妃手中的温切斯特,马上跑出了大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6楼#
发布于:2020-06-26 14:46
第九晚(二)
 
南条想到了能从这场魔女的狂宴中脱身的方法
南条希望源次和金藏一起离开,但金藏和源次都拒绝了
 
跑啊跑,距离魔女复活还有半小时
南条抵达了九羽鸟庵
南条在九羽鸟庵想到了,如果只有自己一人生还,那么自己家族会受到外界媒体多大的舆论压力
摇了摇头,南条又离开了九羽鸟庵
 
在礼拜堂门口,南条见到了朱志香
钟声敲响,漫天飞舞的黄金蝶吞噬了南条、朱志香、金藏和源次
 
尾声
 
六轩岛十八人死亡事件虽然造成了一时的轰动,但很快就平息了
然而数月后,有人在海边捡到了一个漂流瓶,漂流瓶里诉说着一个又一个诡异的事件,仿佛在告诉这个世界,在“不幸的事故”之前,六轩岛上其实还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神秘魔法事件,魔女为了复活,肆意残杀着岛上的人类
时至今日,六轩岛十八人死亡事件的真相,还未能解明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7楼#
发布于:2020-07-14 21:37
答案(已反白):
第一晚:纱音擅长扒窃,从夏妃口袋里偷偷换走了钥匙
第二晚:让治躲在了密室里,众人离开后让治从墙上直接爬上了三楼,因此在众人抵达三楼前先行抵达
第四晚:战人假死,血和脑浆是伪造的,目的是遮住用来固定其实只有一半的恶魔之桩的道具
第五晚:熊泽的死亡没有任何虚假,让治是犯人
第六晚:让治是犯人,伪造了朱志香的签名(因为朱志香已经晕倒了所以没能反驳),源次负责帮忙开宾馆大门(金藏同行)
第七晚、第八晚:让治和纱音争执,让治手枪走火击中纱音的pad,纱音短暂晕眩让治以为自己杀死了纱音于是自杀,纱音回过神来发现让治死亡于是给让治插上桩,听见朱志香的声音后立马藏好枪并给自己插上桩,朱志香进入贵宾室,之后触发了第九晚的机关后朱志香离开,随后纱音自杀
第九晚:夏妃早就死了,自动开枪机关为夏妃手指带有指套,指套被钓鱼线通过定滑轮连接到重物上,重物下方放一个不稳定的支撑,当不稳定的支撑断裂时,重物下落,带动夏妃的手指实现开枪,随后重物继续下落,指套被从夏妃的手上带走,朱志香过于鲁莽没有搜查现场,因此没找到证据
尾声:最后战人出海的时候翻船落水,虽然被救起但却失去了记忆,因此事后战人虽然活着也依然没有出现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