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337回复:37

【六轩岛藏书EP1】战人的日记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7-21 12:53
红色真实:【】
证言:『』


本出题以战人的视野叙述了整个案件的经过。
为了简化。特此做出说明:
【以战人视野的“客观叙述性旁白”都是真实的。所有对话不具有旁白效应。】

    本文出现的钥匙有:
    书房钥匙2吧(金藏、源次),
    总钥匙(除了书房门。大屋的门都可以开。)一把(源次),
    宾馆钥匙两把(纱音、嘉音),
    佣人房钥匙(纱音、嘉音、熊泽、乡田),
    各房间钥匙各一把。
    教堂钥匙一把。
    除此以外无其他钥匙。


    犯人不会杀死自己的所爱的人,
    任何人如果得知自己的爱人将会被杀掉那么会从中阻挠,
    所爱的人包括:藏臼x夏妃,秀吉x绘羽,留弗夫x雾江,朱志香x嘉音,让治x纱音,楼座x真理亚,纱音x嘉音

【证言部分。犯人或者从犯可能说谎。其他人都不会说谎。犯人定义:杀死人的人(包括自己)】
【说谎的定义为:把自己认为正确的,故意说成错误的。】
【岛上有18人。不存在人格杀人。不存在人格死亡。不存在多重人格。】

最新喜欢:

herxieherxie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贵宾室#
发布于:2019-07-21 12:53
/*-----------------------------------------------------------------
 *                     序幕
 *-----------------------------------------------------------------*/
我的名字叫:右代宫战人。
说来惭愧。因为某些事情,已经六年没回“右代宫”这个家了。
每年这个家都要有家族聚会。在离开右代宫家之前,每年都会跟着父母来参加家族会议的。
每到聚会,大人们有大人们的事情。而在人们讨论事情的时候,我们几个平时根本没机会相聚的小孩子就可以利用时间玩个尽兴~
今年貌似我那该死的老爹这有点棘手的事情呢。来岛上的一路上表情都比较凝重。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不过说实在的,今年的聚会还是有点期待呢!
………………(登岛中)………………

[场景:沙滩]
大人们因为要商量一点“大人之间的事情”,所以让我们孩子们出去玩了。
在那种环境下带着还真是压抑啊。话说回来,能出来真是太好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堂兄妹们见面了。还有好多话想说呢~
于是已经忘记是谁的提议了。我们来到了沙滩,当然也叫上了与我们年龄相近的纱音和嘉音。这提议还真是不错呢。天气也很好。面对大海。景色very nice!
不愧是那个有钱的爷爷啊~这么奢侈的享受还真是符合他的作风呢,买下整个岛什么的。
战人:“话说回来。刚才在大屋看到的那个肖像画是谁啊。”
朱志香:“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这是前两年挂上去的。所以战人还不知道吧?什么魔女……我看就是个情妇。这事情以前也有听奶奶提起过的。”
让治:“想必爷爷对这位贝阿朵莉切夫人的执念很深呢。”
真理亚:“呜呜!贝阿朵莉切是魔女!呜呜!呜呜!”
让治:“小真理亚说的对呢。贝阿朵莉切夫人是位伟大的魔女呢。”
真理亚:“呜呜!贝阿朵莉切是魔女!是魔女!呜呜!”
纱音:“是呢。贝阿朵莉切夫人是魔女哦。其实在我们下人之间也有关于贝阿朵莉切夫人的传言呢。有一个佣人据说因为说贝阿朵莉切夫人的坏话。结果得罪了贝阿朵莉切夫人。最后摔断了一条腿然后自己辞职了呢。”
战人:“哇哇。那这位贝阿朵莉切还真是厉害!这么神通广大。”
纱音:“是的哟。这方面我自己也有亲身经历呢。据说贝阿朵夫人不喜欢对他不敬的人呢。以前经常因为在贝阿朵莉切夫人的肖像前失手而导致丢东西的情况,前段时间因为不小心在贝阿朵莉切夫人的画像前摔了一跤,还因此丢掉了我最喜爱的收音机了呢,我经常把喜爱的故事节目录下来等晚上回放的。”
战人:“那这还真是有点让人毛虎悚然了。话说回来,那底下毛虎悚然的碑文到底是干什么的……什么剜而杀之的……”
朱志香:“那个啊。碑文和画像是一起放在那里的。据说碑文隐藏了爷爷当年藏金的地方呢。也有谁要是解开的话谁就可以继承右代宫当主的位置呢。大家都私下里挑战过那个碑文,不过到现在没人解开呢。”
战人:“哦?那说不定老爸他们现在凑在一起在想碑文到底该怎么解呢!哈哈……”
嘉音:“……”
……………………
就这样,我们一直在沙滩呆到了傍晚。这时候源次找到了我们。叫我们去用餐,这我们才恋恋不舍得离开。

[场景:餐厅]
……说实在的。虽然乡田做的菜十分美味。但是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我还真没多少心情去细细品尝这些佳肴。
要怪就得怪这该死的爷爷吧。南条大夫说他已经没多少寿命了,基本撑不过今年,儿女们就都开始打遗产的主意了。
所以今年的亲族会议还真是沉重啊……
外面还下着大雨。时不时的还在打雷呢。餐厅里的气氛更加压抑的。
魔女贝阿朵莉切。快点结束这一切吧。
………………(郁闷就餐中,最后还算平安无事)………………
吃完了饭,爷爷就宣布回书房研究他的黑魔法了。还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别去找我。”
貌似大人们还想“讨论”点事情。我们小孩子们就被命令先回宾馆休息了。
于是在纱音的带领下。我,让治大哥、小真理亚、朱志香、还有晚上要在宾馆值班的纱音就先行出发去了宾馆的客房。

[场景:堂兄妹客房]
窗外的大雨持续的下着。时不时的
小真理亚在看着电视里的儿童节目。电视里放着什么御社神啊作祟之类的,这个……放给小孩子看真的没问题么?
让治:“来之前就听说这两天岛上有台风呢。这下回去的时间要耽搁了呢。”
战人:“嘿嘿。这样让治大哥就有时间陪着我们这群乳臭未干的小子们啦~”
朱志香:“谁是臭小子啊你这魂淡!”
就在我们嬉笑打闹的时候,突然外面一阵响雷。把我们几个都震住了。小真理亚开始哭着要妈妈。
当我们在为难的时候。楼座阿姨走了进来。安慰了正在哭泣的小真理亚。随后将真理亚带到隔壁房间休息去了。
不一会儿。玩累的我们。躺在床上睡着了,朱志香也就近住了下来……谁也想不到……一觉之后的事情将会是这样的疯狂。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书房#
发布于:2019-07-21 12:54
/*-----------------------------------------------------------------
 *      十二点的钟声已经响起。
 *        魔女的游戏已经开始,
 *        诸位,请在一旁观赏这华丽的盛宴吧!!
 *-----------------------------------------------------------------*/

#====================== 第一晚 ======================#
[场景:宾馆堂兄妹客房  时间 - 06:03]
让治大哥推醒了睡梦中的我。
虽说早睡早起有益于身体健康。但是也别这么早吧~~昨晚太兴奋了一点也没睡好呢!
战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这么早就被拖起来了……”
让治:“恩。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不过刚才嘉音很来过宾馆,和楼座阿姨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楼座阿姨一脸紧张的出去了。好像是往教堂方向走的。”
战人:“哪~让治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
朱志香:“呜嗯...发生什么了么?”
战人:“好像教堂那里出了点事情。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朱志香:“探险么?!好久没有干过这种蠢事啦!~一起去吧玩吧~”
……(十分钟后)……
战人:“小真理亚去不去玩呢?~”
真理亚:“呜~真理亚要看电视~呜~”
让治:“那好。那么小真理亚在我们回来之前都不要离开哦~乖乖看电视,知道了吗?”
真理亚:“呜!~”
嗯。外面的雷好像停了呢。不过这雨下的还真是……嘛~既然决定了就别反悔了吧~说不定能看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场景:教堂前  时间 - 06:16]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聚集在这里呢。绘羽伯母好像在和乡田说些什么。
看到乡田一脸害怕的表情。这时候南条大夫从教堂里走出来。对着绘羽伯母摇摇头。
抱着好奇和疑问。我们堂兄妹三人走到了教堂的门前。教堂的门上被用暗红色的东西画了一个很大的魔法阵一样的图案,十分恶心。
教堂的演讲台被撤掉了,换成了一张桌子,藏臼伯伯、夏妃伯母、秀吉伯伯、源次、雾江姐、还有我那魂淡老爸在桌子边上的板凳上被绑着,一动不动的。
这怎么看都不不像只是睡着的样子。
这时候南条大夫走过来叹了声气:“节哀吧,六位已经西去了。”
战人:“什么……我那个魂淡老爸死了?这……这不是真的吧?”
朱志香:“爸爸!!妈妈!!可恶!!是谁!谁做的!!给我出来!!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让治:“父亲...”
失去了亲人的我们,在雨中失声痛哭。我们只能用这样无能的方式来发现我们的心里灰暗的情绪。
熊泽:“上帝保佑。上帝保佑。这到底是怎么了……”
绘羽伯母稍微振作了下精神:“南条大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条:“『六位已经西去了。』没看到外伤,可能是窒息死亡。”
楼座:“已经迟了……么。嘉音,今天早上是你发现的吧?说下情况。”
嘉音:“今天早上纱音和我去大屋路过教堂的时候看到了这个魔法阵一样的东西。于是上前查看情况,
『之后我们去寻找了教堂的门钥匙想打开门看个究竟,但是发现哪里都找不到。最后我们把窗户打碎后从门内把门打开了。』
进入教堂以后就看到了这样的惨剧。『之后我们在桌子上看到了教堂的钥匙,和这封信。』”
绘羽:“什么信?拿来看看。”
嘉音把信递给了绘羽伯母。
绘羽:“这……这封蜡,是爸的不会错。”
楼座:“但是怎么会……”
不过不是纠结这个事情的时候,打开了信。
信的内容(原游戏内容):
    欢迎来到六轩岛,右代宫家的诸位。我是长年侍奉金藏老爷的,本家顾问炼金术师贝阿朵莉切。
    我一直遵照契约侍奉至今,但是今天被金藏老爷告知了结束契约。所以,从今天开始,恕我卸去本家顾问炼金术师一职,请各位千万谅解。
    那么,现在必须给大家说明一下契约内容中的一部分。我,贝阿朵莉切对金藏老爷提出了某个条件而借予了莫大的黄金。这个条件就是,契约结束后归还所有黄金。然后作为利息,右代宫家的一切也归我所有。
    只听这些的话,大家一定会为金藏老爷如此的无情无义而叹气吧。但其实金藏老爷,为了留个给大家能够保住名誉财富的机会,而在契约上追加了特别条款。只要满足这项条款,我就会永远失去收回黄金和利息的权利。
      “特别条款”
    契约结束后,贝阿朵莉切拥有收回黄金和利息的权利。但是,出现找到藏起来的契约中所提到的黄金的人的时候,贝阿朵莉切必须永远放弃所有权利……利息的回收自现在开始进行,只要在大家之中有一个人满足了特别条款,我将返还包括已经收回的部分的一切。还有,作为收回的开端,我已经拿到了代表着继承了右代宫本家家督的‘右代宫家家主的戒指’。封口上的蜡印可以证明,请各位自行确认。
    关于藏黄金的地方,金藏老爷早就公示在我的肖像画下的碑文中。条件对能读到碑文的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找到黄金的话,我会返还一切。那么请各位在今宵,好好享受和金藏老爷的智慧比试。我衷心的祈祷今宵会是充满知性优雅的一夜。
     ——贝阿朵莉切
乡田:“贝阿朵莉切夫人显灵了!哇哇哇!!”
战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可恶!只是个残忍的杀人犯而已!装什么魔女!看我不杀了你!”
乡田:“但是战人少爷你看!『窗户被打破之前,这里不是个密室吗?门窗反锁。钥匙也丢在了里面!』如果犯人是人类的话,那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绘羽:“乡田,不要乱说。嘉音,报警了没?”
嘉音:“刚才和纱音已经试过了。外线打不通。可能是暴风雨刮断了电话线。”
绘羽伯母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走到教堂里,在老爸他们身边绕了一圈,拿起了什么之后走了出来。
绘羽:“刚刚检查了一下,『他们各自的要是都在身上,没有被拿走。』为了以防凶手再回来拿走钥匙,就先放在我们手里保存吧。”
说完绘羽伯母把包括老爸他们自己房间的钥匙,还有源次的总钥匙在内的所有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绘羽:“这么大的台风,船也过不来。按我说,凶手肯定还在岛上,把大家集中起来吧。现在所有人移动到宾馆,先把小真理亚找到。”
楼座:“走吧,大家。”

[场景:大屋客厅  时间 - 07:16]
绘羽:“现在还有多少人没来?除了……在教堂的人。”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嘉音答了话:“我去叫老爷的时候老爷不肯出来,纱音到哪里都找不到。其他的人都齐了。”
绘羽:“什么?纱音失踪?你不是和她一起发现大教堂的事情的吗?”
嘉音:“是的,绘羽夫人。之后我让纱音去宾馆叫楼座夫人,我自己一个人去了大屋。但是回来的时候发现纱音并没有去宾馆。最后只好我亲自去向楼座夫人汇报。”
楼座:“是的。『嘉音来之前没有任何人来找过我。』”
绘羽:“任何地方都照过了么?就是找不到纱音的影子?”
嘉音:“是的夫人。『我搜索过的地方的确都没有找到纱音。』”
让治:“纱音不会出事了吧?”
绘羽:“哼!正好。这样就没人再纠缠我们家让治了。”
让治:“妈妈!怎么可以这……”
就在这时,在一旁看电视的小真理亚突然开始呜呜的叫起来。
楼座:“让你不要呜呜的叫了!你都几岁了!真没有个该有的样子!”
真理亚:“呜呜!真理亚有贝阿朵莉切的信!呜呜!”
绘羽:“什么?是谁给你的?”
真理亚:“呜~是贝阿朵莉切给真理亚的!让真理亚在这种时候拿出来,贝阿朵莉切果然很伟大呢。和她说的一摸一样!呜~”
绘羽:“怎么可能。真理亚,告诉伯母。到底是谁给你的?~”
真理亚:“呜!!呜!!是贝阿朵莉切!是贝阿朵莉切!呜!呜!是贝阿朵里切给真理亚的!”
楼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呜!”
绘羽:“不管怎么样,让我们先看看信吧。”
说完,绘羽伯母从小真理亚手里接过信。打开。
信的内容:
诸君是不是在找我呢?没有用的哟。凭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是找不到妾身的。
当下的明智之举还是赶快解开碑文。这是汝等唯一的希望。
顺便一说,妾身之前发现了一只迷途的小羔羊。于是顺手捉了来。以后还可以派上用场。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贝阿朵莉切
让治:“什……”
说完让治大哥一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沙发上。
嘉音看完信。头撇向了一边,小声的说了句:“姐姐……”
绘羽:“对了。爸爸呢?!嘉音!爸爸在哪里?”
嘉音:“老爷的话现在应该还在书房里。”
楼座:“我们还是去把爸爸叫下来吧。毕竟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爸爸一个人呆在书房内我不是很放心。”
绘羽:“嗯。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吧。”

[场景:金藏书房门外  时间 - 07:45]
嘉音:“老爷,绘羽夫人他们来了。”
门并没有打开,屋内也没有人回应。
绘羽:“爸爸!是我,绘羽!爸爸!开门啊。现在已经出人命了,藏臼哥他们全死了。”
这是从门内传出了一声粗暴的回应:“呜路赛!不是说过了,别打扰我了么!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
绘羽:“爸!……”
绘羽阿姨又对着门里叫了一会。可是门内再也没有了回应。
无奈之下我们一行人只好撤回客厅。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饭厅#
发布于:2019-07-21 12:54
#====================== 第二晚 ======================#
[场景:客厅  时间 - 11:32]
一大早就出了这种事情。大家都把吃早饭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
已经快到中午了,虽说现在没有食欲,但是为了维持体力还是得吃东西。
乡田和熊泽婆婆去了厨房,南条大夫坐在沙发上看书……吧大概。
绘羽伯母和楼座伯母在讨论些什么。之后绘羽伯母指着嘉音说:“嘉音,是你干的吧?”
嘉音:“夫人,『人不是我杀的。』”
绘羽:“那么纱音去哪里了?”
嘉音:“这个我无法回答。因为哪里都找不到她。”
绘羽:“那么你也无法否认你有可能已经把她杀掉了哦?”
这个时候还起什么内讧呀。就在我刚要上去劝架的时候,朱志香突然喊了起来:“嘉音君才不是凶手呢!这种残忍的事情,嘉音君才……咳咳……咳……才不是……咳咳!”
嘉音:“小姐!小姐!”
南条:“是哮喘发作了。嘉音,快去扶小姐回房休息。”
嘉音:“是,南条大夫。那么在下先告退了。”
就这样,嘉音扶着咳嗽不断的朱志香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乡田和熊泽婆婆把食物送了过来。他们和嘉音朱志香擦肩而过。
乡田:“虽然刚才发生了些让人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为了保持充足的体力来应对各种事件的发生,在下依旧为大家准备了可口的食物。”
熊泽:“今天的饭菜可是有鲭的哦~”
绘羽:“恩。虽然刚才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体力也是要补充的啊。我们必须要保持体力。”
楼座:“那么乡田,为了保证人员尽量集中,你们几个也和我们一同用餐吧。”
乡田:“是的夫人,可是嘉音他们……”
绘羽:“嘉音和朱志香他们只是回房拿药,来来,我们先吃起来吧。想必大家都饿了。如果他们不下来的话我们就送饭送上去。”
楼座:“来,乡田,别客气。今天你也辛苦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还得坚持下厨。今天就当慰劳你。餐会由你主持吧。”
乡田:“夫……夫人……这样真的大丈夫?”
绘羽:“是的哦。今天为了犒劳辛勤的乡田特地提供了这么一次机会哦。”
乡田:“鄙人……鄙人……感激万分!”
这傻头傻脑的乡田。这种局面已经摆明了是两位伯母在怀疑他们下人串通作案。
嘛~但是这么一来。这傻头傻脑的大块头可以被排除了。至少现在是。
不管怎么样,至少这顿饭的时间也应该能平安无事的度过了……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乡田忽然倒了下来。剩下的人大吃一惊。
绘羽伯母刚想说什么,她也倒下了。
之后在场用餐的人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场景:客厅  时间 - 15:49]
让治:“战人!……战人!……今天是第二次叫你起来了……”
战人:“呜……嗯……这是怎么了……我记得之前吃中饭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都倒下了……”
让治:“看来我们被人下了迷药了……还以为这一觉再也醒不来了呢。”
其他人都起来了。只有南条大夫还在睡着。怎么叫也叫不醒。
就在这时小真理亚突然呜呜的叫了起来:“呜~呜~!贝阿朵莉切来过这里哦!~”
楼座:“怎么可能?!『这里的门窗不是都锁着的么?』”
小真理亚:“锁什么的对贝阿朵莉切是没有用的哦~”
小真理亚指着餐桌的正中间,与之前不同的是,上面多了一封信,当然,封蜡是死老头的。
绘羽:“快点拆开看下那个贝阿朵莉切说了些什么。”
信的内容:
诸位的碑文解的如何了?在解碑文的时候妾身为大家准备了点余兴节目。
在妾身观测诸位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两只掉队的小羊羔,妾身便施了点法术。
那么结果是否另诸位期待呢?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贝阿朵莉切
战人:“不好!朱志香有危险。”
接着我第一个冲出了客厅。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向朱志香的房间进发。
背后只听见楼座伯母在喊:“别让战人落单,大家快跟上他!”

[场景:朱志香房间门前  时间 - 15:51]
除了还在昏睡的南条大夫,还有留下来陪他的乡田和熊泽婆婆。其他的人都来了。
朱志香的门上出现了一个和教堂大门不一样的魔法阵。我试着转动房门,发现门被反锁了。
绘羽:“都让开,我有总钥匙,我来开门。”
随着“咔嚓”一声,门被打开,我们一起冲了进去。
首先让我感到不和谐的东西就是地上的两摊红色的液体。
室内通向室外的窗户被打开了。忽然我低头一看,发现门边有一封信。
战人:“该死的贝阿朵莉切!这又是什么把戏!”
我拿起那封信,快速的打开。
信的内容:
那么,切人为诸位先上的节目诸位还满意么?一定想找出妾身对吧?一定想杀了妾身对吧?
没有用的哦!妾身是黄金的魔女,以你们这些俗人的能力是抓不到的哦。
还是乖乖的去解开碑文吧。不然妾身将会在你们中挑选下一个节目的演员。敬请期待下一个节目吧。
顺便,你们读到信的时候往窗外望一眼也许有重大发现哦~
——贝阿朵莉切
我往窗外一看。有一个穿着礼服的人影站在于大屋隔了个中庭的走廊上。
战人:“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贝阿朵莉切!!!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杀了你!”
一边用尽全力的吼着,一边冲出了那个被诅咒了的房间。
绘羽:“快!快去跟着战人!不可以单独行动。”
就这样,在我的“带领”下大家向魔女的所在地进发了。

[场景:中庭走廊  时间 - 16:00]
我首先赶到了现场。人影依旧在那里并未走开。
等我镇定下来一看。根本就不是什么魔女,单纯的是一件礼服被挂在走廊上罢了。
战人:“被冲昏头脑的我可真是……可恶!犯人怎么可能暴露自己的行踪!”
不一会儿,在朱志香房间的大家都赶到了。
才仅仅过了几秒安静的时间,楼座伯母惊声尖叫起来:“呀!!快看!!快看!!朱志香房间的窗台下面!!”
照着伯母的意思我抬头一看,只见朱志香和嘉音分别被挂打开了的窗户的两侧。绳子拴在两人的脖子上。
让治:“朱志香……”
大家定了定神。
绘羽:“走吧。不管怎么样,先把他们放在地上。这样也太惨了,被风吹雨淋的。”
大家开始往回移动。
就在这时,我发现在裙子的旁边也放着一封信。
战人:“不管了,没有时间了。等下再看吧。”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锅炉房#
发布于:2019-07-21 12:54
#====================== 第四晚 ======================#
[场景:朱志香房间门前  时间 - 16:15]
朱志香和嘉音两人已经被我们放到了房间里。
就在大家准备回客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口袋里的信。
战人:“绘羽伯母,这是刚才在礼服旁边捡到的信。”
绘羽:“什么!……”
楼座:“不管怎么样。先打开看看吧。”
绘羽伯母接过信,打开并读了起来。
信的内容: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妾身说过凭你们是没办法找到妾身的了吧?汝等还在费这没用的功夫。
那么这精彩的场面也领略无疑了吧?诸君意下如何?
接下来如果有时间,请去金藏老爷的书房看看,那里有另一出好戏等着诸位哦~
——贝阿朵莉切
绘羽:“爸……不好!爸要出事了!”
说完,绘羽伯母和楼座伯母就都冲向了三楼爷爷的书房。
我们剩下的人理所当然的也跟了过去。

[场景:金藏书房  时间 - 16:17]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老爷的书房前,与之前不同的是,门上出现了令人觉得恶心的魔法阵。
绘羽伯母敲了好几下门,对里面喊着:“爸!!爸!!你还在里面吗?至少回句话吧!爸!”
良久,书房内还是一片寂静。我们已经决定好要进入书房了。
绘羽伯母拿出从源次身上找到的书房钥匙,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血腥味扑鼻而来。气味是从里屋飘来的。
在书房的门被自动锁上之前,所有人都冲了进去,当然,目标是里屋。
打开里屋的门,让人震惊的场面浮现在我们面前。
一根桩子穿过了右代宫家当主的左眼,他被牢牢的钉在了墙上。
绘羽:“爸!……爸!”
楼座:“爸爸!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右代宫家剩余的大人们泣不成声。
良久,等大家都稳定情绪之后。绘羽伯母让我们移动到书房的大厅然后开始了谈话。
为了保证案发现场在交给警方的手里保持完整,我们关上了里屋的门。
绘羽:“正好那群佣人们都不在这里,我就说了。现在我怀疑是佣人们做出来的事情。”
让治:“怎么会!纱音才不会这么做!”
绘羽:“让治你怎么还护着那个女人!纱音的失踪我们先不谈。在客厅的午餐,我们被人下了迷药。”
让治:“咕……”
绘羽:“『当时离开客厅的只有嘉音、熊泽、乡田。』其余的人都在我们的监视下。没事时间在食物里做手脚。”
楼座:“姐姐说的对。现在怀疑他们串通在一起。”
战人:“那嘉音君怎么被杀了!”
绘羽:“可能是他们中间起了内讧。总之之后不可以在和他们呢呆在一起。他们中间肯定有狼,要么全部都是。”
战人:“呜……无法反驳。”
……
又讨论了许久,我们决定先移动回客厅。“审问”佣人们。
就在我们下楼的过程中。让治大哥发现了在2楼最深处的那个房间门上,多出了一个暗红色的魔法阵。
让治:“妈妈!看!那边的房间门!”
绘羽:“什么?!又有?……大家都跟上,我们过去看下。”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5楼#
发布于:2019-07-21 12:54
#====================== 第五晚 ======================#
[场景:二楼最深处房间  时间 - 16:40]
我们来到了房门前。绘羽伯母试着打开房门。
门没有锁,但是链条好像从内部挂上了。
绘羽:“里面有人?不然链条是怎么锁上的?”
敲了敲门,发现里面没有人回应。
我们试着从外面将链条去下。但是怎么做都做不到。
最后只好让绘羽伯母和让治大哥去仓库拿剪刀了。
在他们拿剪刀过来的时间里,我们剩下的人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
过了15分钟,绘羽伯母和让治大哥带着剪刀回来了。
绘羽:“都让一下。快。”
链条被“咔嚓”一下剪断,门被打开。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场景让每个人又一次目瞪口呆。
失踪的纱音侧倒在了门口附近,在她的胸部插着一个桩,红色粘稠状液体流了一地。
让治:“纱音!!!纱音!!!”
绘羽:“让治别过去!『这么多的血,没救了。』现在首要做的是保护现场。”
绘羽伯母去检查了下窗户,反锁的。
战人:“又是一间密室……么。”
绘羽:“看来犯人还有进一步行动。我们必须想办法保住我们的性命。”
楼座:“我们还是按照预定计划回去客厅吧。我觉得这事情有必要询问佣人们一下。”
就这样,我们开始继续往回走。
让治大哥依依不舍得又回头看了一眼纱音的摸样。我在让治大哥的眼角看到了泪水。
我拍了拍让治大哥的肩膀。
战人:“大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而且纱音走的很安详。”
让治:“嗯。战人君说的也是。走吧。不是悲伤地时候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在海猫鸣泣之时。”
这时候我望了下绘羽伯母,她回头看了下关上的房门,嘴角露出了笑容……

[场景:客厅  时间 - 16:49]
我们一行人回到了客厅。南条大夫、熊泽婆婆还有乡田三人仍在屋里。
绘羽伯母先开了口。
绘羽:“乡田,今天中午午餐的里面的药是你下的吧?”
乡田:“不是啊夫人。『鄙人真的没有做任何手脚。』”
绘羽:“那么你怎么证明你没做任何手脚?还好那个是迷药不是毒药!不然我们就都死了!”
乡田:“『如果真的是我下药的话,我就不会去吃那顿饭了啊。』夫人,这事你得相信鄙人。”
绘羽:“无路赛!你就算不是主犯也是从犯。『所有的案件你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反倒是下药的事情你倒是有充分的在场证明。”
乡田:“夫人,真的和鄙人无关!鄙人说什么也没有理由杀死那六位啊!”
绘羽:“六位?已经又死了4!加起来已经10个人了!”
熊泽:“又死人了?!哎哟哟!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绘羽:“还有熊泽!你是帮凶对吧?”
熊泽:“老婆婆我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哪里还有这个胆啊。”
绘羽:“那下药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发现?而且『所有的案件你也没有不在场证明。』”
熊泽:“哎哟哟。绘羽小姐,这事情你得相信老婆婆我啊。”
绘羽:“还有南条大夫。那药是从哪里来的?”
南条:“老夫真的不知道。”
绘羽:“『这个岛上只有身为医生你才会拥有这种药品。』”
南条:“老夫的确有安眠药之类的东西。但是老夫从来没拿他们害人过!”
绘羽:“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而且『所有的杀人,你也没有不在场证据。』”
……
就这样。绘羽伯母和佣人们“讨论”了许久。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佣人们移动到了佣人室。
其实谁都看的出来,如果那时候我们中有谁留在了客厅而没出去的话,那么出去的人群中也包含了那个人。
所谓的信赖关系,就这么脆弱么。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6楼#
发布于:2019-07-21 12:54
#====================== 第六、七、八晚 ======================#
[场景:客厅  时间 - 19:50]
距离佣人们出房间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
我们的肚子也开始饿的咕咕作响。
毕竟晚上了,我们还得吃点东西,暴风雨明天才会过去。
杀人犯还逍遥法外。为了应付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们的i做好万全的准备。
经过讨论,我们做出了一下决定:
因为怕犯人下毒。所以由绘羽伯母和让治大哥去厨房拿取罐头食物。
楼座伯母则留下来保护我和真理亚。
楼座伯母和绘羽伯母一边往在爷爷的房间找到的两把温彻斯特里填装子弹,一边交代着事情。
就这样。厨房的冒险之旅开始了。

[场景:客厅  时间 - 20:15]
绘羽伯母和让治大哥安全的返回到了客厅。
并抱来了不少战利品。
饥饿的我们开始瓜分这些珍贵的食物。
虽然远远不及乡田的佳肴,但是目前我们别无选择。

[场景:客厅  时间 - 21:00]
又过了这么长时间。客厅内还是一片寂静。
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
让治:“看来外线不通,内线还保留这通话能力。”
绘羽:“会是谁呢。”
战人:“现在还能打电话的只有佣人室的佣人了吧?”
楼座:“战人君接。”
我接起了电话。
战人:“喂。”
电话:“……”
战人:“喂?你是谁?”
这时,电话那头冒出了一声毛虎悚然的奸笑:“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战人:“不好!佣人那里有情况发生!”
我摔掉电话,马上打开门锁,跑向了佣人室。
当然,其余的人业跟了过来。

[场景:客厅  时间 - 21:05]
我首先赶到了佣人室前。剩下的人在我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也到场了。
佣人室的门上出现了一个和之前一样恶心的魔法阵。
我转动了下门把手,发现房门上锁了。怎么都开不了。
在门口,我发现了一封信,我我拿起它递给了绘羽伯母
信的内容:
留给诸位的时间已经用尽,复活仪式已经完成,妾身将会在今晚十二点整复活。
已经没人可以阻止妾身。相信妾身,妾身将会带汝等去黄金乡,不信妾身者灰飞烟灭。
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贝阿朵莉切
绘羽:“我来。我有总钥匙。”
说完,绘羽伯母打开了佣人室的门。
所有人都愣住了。房间里充满了血,大量的血,到处都是血。
整个房间被染成了红色。
倒在血泊里的三人,熊泽婆婆、乡田、南条大夫。
他们的颈部都给开了一个大洞,鲜血还在往外流淌。
分别腹部,膝盖,脚踝被插上了和之前一样的桩。
战人:“可恶!!可恶!!!贝阿朵莉切!你有本事给我堂堂正正的站出来啊!!什么魔女!你给我出来!!让我杀了你!!”
绘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楼座:“我们还能存活么?我们……”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7楼#
发布于:2019-07-21 12:55
/*-----------------------------------------------------------------
 *                     后记
 *-----------------------------------------------------------------*/
我右代宫战人。在岛上的两天,发生了这样惨烈的杀人事件,由于自己的无能,没有办法找出凶手。
在此我希望有谁可以发现这篇日记,帮我找出,找出事情的真相。

 /*-----------------------------------------------------------------
 *      魔女的复活仪式已经完成。
 * 诸君可否满意这盘游戏?
 *-----------------------------------------------------------------*/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8楼#
发布于:2019-07-21 13:20
旧题,因为只有题目和自白书没有对战内容所以补档实在是补不了,有兴趣的话可以一战,一共3篇,到达了真实的小伙伴们可以观观战~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9楼#
发布于:2019-07-21 13:36
啊咧,我的日记怎么被人偷走了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10楼#
发布于:2019-07-21 13:55
右代宫战人:啊咧,我的日记怎么被人偷走了回到原帖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11楼#
发布于:2019-07-21 17:21
蓝字:第一夜,犯人拥有礼堂钥匙,当纱音嘉音向窗户移动破窗而入时,犯人从礼堂门进入,将放着钥匙的信放在了桌子上。
12楼#
发布于:2019-07-21 17:33
蓝字:第二夜,犯人假装被迷晕,趁大家昏迷的时候杀了朱志香和嘉音
蓝字:第四夜,金藏死于自杀
蓝字:第五夜,纱音死于自杀
蓝字:第六到八夜,死者中存在犯人
13楼#
发布于:2019-07-21 19:33
神性特攻枪!熊泽亲:蓝字:第一夜,犯人拥有礼堂钥匙,当纱音嘉音向窗户移动破窗而入时,犯人从礼堂门进入,将放着钥匙的信放在了桌子上。回到原帖
哎呀来侦探了,蓝字请给出逻辑哦,没逻辑的蓝字我这边不接的~
这里给出定义【以下对局直至结束,出现的“第X夜”对应的是碑文中杀人顺序,与时间无关,如需描述时间点时,会给出具体自然时间段】
首先关于第一夜信的手法问题【从嘉音打破教堂窗户的一瞬间钥匙信放在教堂的桌上】
第二夜以后的论点没有相对的手法,这里暂不受理。
有前有后,才是蓝字啦,发言请参考第一夜蓝字。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14楼#
发布于:2019-07-21 20:15
要求复述:第一夜,嘉音和纱音来到教堂门口时,教堂的门锁着
要求复述:第一夜,教堂窗户被嘉音打碎时,教堂的门锁着
要求复述:教堂只有一扇门
要求复述:教堂窗户只被嘉音打碎过一扇
15楼#
发布于:2019-07-21 20:30
神性特攻枪!熊泽亲:要求复述:第一夜,嘉音和纱音来到教堂门口时,教堂的门锁着
要求复述:第一夜,教堂窗户被嘉音打碎时,教堂的门锁着
要求复述:教堂只有一扇门
要求复述:教堂窗户只被嘉音打碎过一扇
回到原帖

满足你的所有要求,魔女构建的密室是完美的


【第一夜,嘉音和纱音来到教堂门口时,教堂的门锁着】
【第一夜,教堂窗户被嘉音打碎时,教堂的门锁着】
【教堂只有一扇门】
【教堂窗户只被嘉音打碎过一扇】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16楼#
发布于:2019-07-21 21:30
EP1我印象里好像没玩过诶



之后有空看看要不要玩
17楼#
发布于:2019-07-21 21:31
繁花叠于夕阳:EP1我印象里好像没玩过诶



之后有空看看要不要玩
回到原帖
好嘞~熟悉的风格~熟悉的味道,这是一切的发源地~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18楼#
发布于:2019-07-21 21:35
这个棋盘的真相我好像还记得的,总之核心诡计超级恶趣味的
这个故事,献给我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19楼#
发布于:2019-07-21 21:36
右代宫战人:这个棋盘的真相我好像还记得的,总之核心诡计超级恶趣味的回到原帖
毕竟是我出的题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20楼#
发布于:2019-07-22 12:09
要求复述:纱音和嘉音到达教堂门前时,教堂里只有6具身体
要求复述:第一夜的6名死者确实死了
要求复述:故事中西去的意思是死亡
蓝字:嘉音与纱音到达教堂前,犯人把信放在桌子上,用教堂钥匙锁上教堂的门,持钥匙隐藏在教堂外,待嘉音与纱音绕道窗户时,其打开门进入教堂,将钥匙放在了桌子上,趁嘉音与纱音二人破窗而入前逃离。
21楼#
发布于:2019-07-22 12:47
神性特攻枪!熊泽亲:要求复述:纱音和嘉音到达教堂门前时,教堂里只有6具身体
要求复述:第一夜的6名死者确实死了
要求复述:故事中西去的意思是死亡
蓝字:嘉音与纱音到达教堂前,犯人把信放在桌子上,用教堂钥匙锁上教堂的门,持钥匙隐藏在教堂外,待嘉音与纱音绕道窗户时...
回到原帖

首先,第一夜的6名死者确实死了然后,对西去做一次定义西去的意思是死亡
对于要求复述承认并追加时间点【第二自然日早晨纱音和嘉音到达教堂门前时,教堂里只有6具身体
最后【嘉音打破的窗户在大门旁边10步以内,任何人无法躲过嘉音与纱音的注意】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22楼#
发布于:2019-07-28 22:42
这就是我的凹之真实!
23楼#
发布于:2019-08-06 20:19
要求复述从犯定义
24楼#
发布于:2019-08-06 21:27
零之魔女:要求复述从犯定义回到原帖
【从犯的定义为在本篇没有杀死任何人,但是帮助了凶手实施杀人计划的人类】
是个幸福的碎片就好了呢~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