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929回复:4

【个人同人文搬运】【胶法】古户绘梨花的七夕节大冒险☆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8-13 01:30
本文首发于21/8/2015
是当年的七夕节贺文
我都没眼看而且推理很坑
看看就行

最新喜欢:

鲭太郎鲭太郎 asahina1096asahin...
贵宾室#
发布于:2019-08-13 01:33
cp:胶法胶
ooc有,不靠谱推理有,不知所云有,文渣慎入
法官性格偏翼 七夕节指天朝七夕节
请不要认真地推理我所出的推理问题
【】内为红字 《》内为蓝字
请务必随意地喷,但拒绝刷其他cp
————————

古户绘梨花的七夕节大冒险☆

00
诺克斯第五条,有侦探的地方,就有事件。


01
“请务必在我的管区里引发事件。”
上一封书信,德拉诺尔是这么说的。
虽然把关于自己的内容塞在了大家的近况之中,但写写划划的痕迹、有些颤抖的笔画,还是显露出德拉诺尔给绘梨花写信时的紧张和纠结。
虽然德拉诺尔也提出过“格德鲁特帮我写信”这样的请求,但是现任异端审问官的格德鲁特小姐显然没有时间帮她写情书。
所以只会盖章的大法官,就勉强留了这么一句话——
“请务必在我的管区里引发事件。”
绘梨花会明白的,这封邀请函。


02
“噗——!”
晚上独自一人重新读信的时候,绘梨花笑到了肚子痛。
因为不好意思直接要我去陪她玩,所以要求引发事件么。
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是个不负责任的法官,不过我喜欢!
收到德拉诺尔这样信息的绘梨花,不消一时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准备前往天界。
带着事件作为七夕礼物,给德拉诺尔一个惊喜吧!
名侦探,古户绘梨花,出发!


03
“谨,谨启,须知,上司德拉诺尔,古,古户绘梨花求见!”
柯内莉亚结结巴巴地报出了来访者的名字。
绘梨花?
德拉诺尔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来,金色的瞳仁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
绘梨花依旧穿着那身洋装,脸上是自信的笑容。她的手腕上挂了一卷细一些的胶带,似乎是被她当作手镯使用了。
果然是,记忆中的那个变态侦探啊。大法官的嘴角不经意间就挑起一抹笑容。
“好久不见,德拉诺尔!”
“Miss绘,绘梨花!好久不见!”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碰见这种情况就会紧张得说不清话。
但这也不能怪罪德拉诺尔——毕竟,她怀着试一试的心情发出的邀请函被绘梨花理解了,这怎能让她不惊喜万分呢?
“Miss德拉诺尔,如你所言,我给你带来了——事件!”
真实魔女,这样宣言道。


04
大法官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哎哎,我有条件。这可是真实魔女亲自来到天界给你带来的事件哦,Miss德拉诺尔,我要求你亲自与我对战!不要辅佐官,不要谢丝塔近卫队!”
古户绘梨花这样说着打断了正打算叫上辅佐官的德拉诺尔。
“我是法官,不是侦探。”德拉诺尔的语气中似乎是不满,又似乎是小孩子式的撒娇。
“是哦,你当然不是侦探了。”绘梨花神秘地笑了笑,不由分说地拉起德拉诺尔往外走。


05
“所以说,这里就是你所谓事件的‘案发现场’?”
站在那扇其貌不扬的木门前,德拉诺尔歪了歪头。
“对哦,请打开门吧。”
德拉诺尔上前一步,费了点力气才拧动门把手,伴随着有点刺耳的“吱呀”声拉开了它。
房间的构造不算常见。
被固定在地上的钢管、天花板上长长的灯管、挂在墙上的大镜子和镜子前的把杆。——是个舞蹈教室吗?
明亮的大窗户里映进阳光,正好照亮了躺在德拉诺尔脚下的弓和插在被害者眉心的箭。
“就这些了噢,因为是我引发的事件,那我有权附送大法官几条红字。”绘梨花眨了眨眼,“【这个房间的门,截至此时,只打开过两次】。【在房门第一次打开并关上后,被害者依然存活】。【此刻窗户是从内部锁好的】。【被害者是瞬间死亡的】!”
“另外,既然请大法官亲自推理,自然允许你使用十楔!”
“以上,请Miss德拉诺尔,自由地进行推理——!”绘梨花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德拉诺尔沉吟了片刻。
“既然如此,那么Miss绘梨花,我的推理是……!”


06
绘梨花的事件,对德拉诺尔而言并不算难,是一下子就能解出来的程度。
自然,对真实魔女而言,引发这种难度的事件也只需要十分钟。
不过,绘梨花引发这个事件的意义只是在于,真实魔女和猎魔女大司教在推理上的重逢吧。
绘梨花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房间的装潢变更成茶室的样子。
“45,你也可以不用再装尸体了。”
收到这句话的那位“受害者”——谢丝塔45终于站了起来,在一阵黄金烟雾后变成了她本来的样子,有点拘谨地向德拉诺尔和绘梨花打了个军礼。
茶室正中央的茶桌上,摆着一个粉白相间的小礼品盒。
“绘梨花,这是什么?”
“给你的礼物,你去打开就知道了,我可没有义务给你解答所有的问题。”
……给我的礼物?
因为是职位很高的大法官所以天界的同事很少送礼物。
因为是猎魔女大司教所以从魔女那边获得礼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是天界住人所以从人类那边获得的礼物也是少之又少。
……那么,这是,绘梨花,给我的七夕礼物?
德拉诺尔用金色的眸子盯了一会那个礼品盒,然后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它。


07
一个蓝色的半透明小袋子,里面是方糖。
德拉诺尔愣了一下——方糖这个礼物,对于七夕这充满浪漫气氛的节日来说实在太过诡异。
“因为你每次喝红茶都要放三块糖,所以你会需要这个吧。”绘梨花在她背后自顾自地开始解说,“只凭喝红茶的细节,我古户绘梨花就能做出这种程度的推理,如何呀各位?”
“谢谢,Miss绘梨花……绘梨花。我很开心哦。”
大法官回过头去,对绘梨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是盖章时候的她,绝对没有机会体会到的喜悦。
“啊啊,小孩子真是容易开心呢。”绘梨花捏着几根蓝色发丝,用手指卷了卷。
“【七夕快乐,绘梨花】。”依旧是大法官波澜不惊,没有起伏的声音。
绘梨花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己也能收到祝福。
然后她眉眼一弯,露出和大法官一样的,天真而幸福的笑容。
这是能够带来幸福的,名为“真实”的魔法。

————————

用于对答案的后记


(坑人,不要抱太大希望,做好准备请反白)
德拉诺尔,一点都不想浪费蓝楔,用显然不是答案的合理蓝字骗取有用的红字。
所以她开始,思考一个最符合的答案。
在此之前,她需要确定一件事情:
“要求复述,被害者死于此刻这支弓箭!”
“同意噢,我古户绘梨花可不会搞出花力气射箭,最后却死于心脏病的事件来。【被害者死于这支弓箭!】”
如果通过门进出,那么就完成不了杀人。
如果通过窗进出,就无法从内部锁好窗户。
那么,暗门呢?
“所有暗门皆不存在,不能存在,不许存在!”这是她亲口说的话。
自杀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能用筷子把芝麻和盐分开的绘梨花,会引发这样风平浪静的自杀事件吗?
那么就,有这样的一种情况了。
固定在地上的钢管,可以用于辅助拉弓。废了点劲才拧开的门把手,大到刺耳的开门声,向外拉开的门,脚边的弓箭……
是么,果然是绘梨花的风格,够变态啊。
但是,还有一根绕不过的红楔。
【侦探不得为凶手。】
啊啊,不对。绘梨花不是说过了么?
“是哦,你当然不是侦探了。”
那么,就全部解决了,绘梨花的事件。
“《犯人是我。弓弦被固定在门把手上,并通过我拧门的动作发射出去。》”
绘梨花,愉快地大笑了起来。
“Good—!自己做犯人的感觉如何啊,法官小姐!”
绘梨花的本意,是看德拉诺尔被强行犯案生气的表情吧。
不过德拉诺尔只是微微一笑:“还不错噢。”
因为是七夕节的礼物,所以蓝楔伤不了绘梨花的身。她轻松地将那只揭开了秘密的蓝楔捏在手里,将它幻化成一支蓝色玫瑰。
“与你非常相配哦,绘梨花。”大法官波澜不惊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古户绘梨花的七夕节大冒险☆
Fan.
书房#
发布于:2021-01-13 22:43
感谢楼主的分享
饭厅#
发布于:2021-01-15 02:15
变化的魔女尤加莉 已然存活千年,极为善变又极为恶劣的魔女。拥有着”变化“的能力,甚至能改变”变化“既定的事实。
锅炉房#
发布于:2021-03-28 18:10
好甜
游客

返回顶部